in traveling ~ read.

[出去玩系列]台湾,理想照进现实的地方

本文地址:https://chihoc.com/traveling-taiwan/
欢迎转载,请注明出处,谢谢

在我的概念里,旅行不仅意味着看山水与吃喝玩乐,更重要的是生活体验和社会观察。只为放松身心是度假,只为到此一游是观光,旅行应该是用脚来丈量世界,充实人生体验,获得更丰富的自己。这篇文章,我想聊聊我走过的台湾。

距离第一次独自跑去台湾已经过去了近半年,我还是不时想起那时候的一些人和事,吃的喝的玩的走的,听过的故事,还有遇见的人。去过台湾的朋友无一例外都对那里喜欢得不得了,我想,一个地方能够做到这样,已经是它超越发展所得到最大的肯定了吧。

刚回来的时候有人问我,台湾有什么好?是啊,说风景,其实台湾更多的是精致有余大气不足,比不上我们的“地大物博资源丰富”,说历史沿革,也比不上我们上下五千年朝代更迭源远流长。我想了想,除了面朝大海,美食遍地,最重要的是这个与我们一脉相承的地方有着比较理想的生活状态吧。大到社会阶层的流动,小到坐地铁先下后上的秩序,都是我们在对岸想着而暂时无法做到的,总而言之,这里让我感到很舒服。

台湾其实有很多日本的影子,礼貌与和善已经成为他们的习惯,不过这个地处亚热带的岛屿,比严谨冷淡的日本还多了几份随性和热情。怎么说呢,火辣与冷静,就像调酒一样,比例刚刚好,味道也刚刚好。我独身一人去台湾,家人朋友并没有很担心,朋友甚至说,你去别的地方也就算了,台湾民风淳朴,怎么样都丢不了。这话当然有点夸张,不过台湾人的靠谱程度和服务精神真不是盖的,旅行中的任何问题,我重复,任何问题,基本上都能得到一百分的帮助和解答。

记得我们在台北的第一晚,入住的青年旅社一开门才发现和网站照片上简直就是两个样,窄小不算,床上还有挥之不去的怪味,旅店主人是个菲律宾大叔,和我们显然有沟通困难,而且一门心思想在家里喝啤酒看球,对我们四个拼房的女生采取不管不顾不理睬政策。我们最后只好拨打台湾观光局24小时电话投诉,观光局接线员说,这种情况我们可以申请退房退款,旅店如果拒绝,麻烦我们报警处理。于是深夜11点多,我们看到了两个骑着机车奔袭而来帮我们跟老板交涉的警察叔叔(其实是警察哥哥比较贴切),老板最后只能把房费押金全都退个一干二净,警察哥哥解决完公务,坚持让我们留下他的私人电话,再三叮嘱我们在台湾遇到任何问题都可以打电话给他,他在全台湾都有朋友可以给我们帮忙,我和我的小伙伴除了惊呆不能再有别的表情。

除此之外,这一路上我们受到的帮助数不胜数,从每天必须的问路,到住宿生活的各种方便,这里的善良和笑容,已经成了台湾最好的名片。比起习惯独善其身活在自己世界里的我们,他们似乎更愿意相信,给别人帮帮忙会给自己也带来方便,这种善意流动构成了和谐的良性循环。

在台湾呆了近半个月,另一个深入的感受是好奇,这个不大不小的岛屿,被看做是“另一个可能版本的中国”,它有一段不算久远却充满故事的历史,和我们一脉相承又差异明显的社会文化。越走近,我对它越好奇。

作为大陆观光客,我们中的许多人习惯性把台湾看成大陆的附属品,用“九年义务教育式”思维给它定性,但站在台湾人的角度看台湾,完全是另一个样子。兵荒马乱的近现代史中,台湾经历了不比我们少的风雨。从17世纪初的荷兰殖民,到郑成功时代,然后被清廷收复,台湾走过了政权拉扯不断的几百年。好日子没过多久,《马关条约》再次将台湾拱手割让给日本,经过几十年的日治,在解放战争后期,这里最终成为国民党的政权控制区。半个世纪以来,台湾就像一个孩子,被不断抛弃,争夺,再抛弃,再争夺。我们以为这种争夺都是上层政权的纠纷,但每一次争夺,台湾人付出的都是血泪的代价。荷兰殖民和日据时期,台湾的反殖民运动牺牲的人不计其数,解放战争后期,各个港口来往的难民与军队,一夜之间便和对岸的家乡永世隔绝,在台湾留下面朝大陆的眷村和祠堂。

在起起伏伏的历史进程中,这个孩子逐渐长大,学会自强,这些历史的烙印也就在台湾留下了各式各样的文化。比如台湾驰名的正宗日式料理和随处可见的日资商场,就是日治时期演变到现在的文化与经济融合。而走在荷兰殖民时期和郑氏时期的政治经济中心台南市,欧式风格的建筑和独具特色的海鲜料理方法,也可以从历史习惯中寻得来历。台湾中部清境农场附近的雾社,因为《赛德克巴莱》这部电影,成为了热门的观光地,让更多观光客了解台湾原住民群体。更不用说台北故宫博物院留下了比北京故宫更多的稀世国宝。台湾人觉得,历史是风雨也是财富,他们把有故事的地方进行开发和保护。所以,在台湾除了吃喝玩乐,不妨来一场人文历史的旅行,把历史评价暂时搁置,用自己的眼光去看待时间的真相和他们的态度。

都说了解一个地方最好的方式就是和当地人交谈,在台湾的十几天里,我也认识了不少当地人,从旅馆的老板娘,到一起拼房的年轻背包客。交谈之中才发现,其实我们对彼此的了解太少,好奇太多。带我们从高雄玩到垦丁的的士司机听说我们要环岛,长篇大论开始表扬:

年轻人好有活力咧!我们在台湾生活四十多年哦,去的地方还没有你们这半个月去的多咧!台湾的年轻人啊,就是生活太稳定,没有什么大的追求啦,一辈子呆在一个小地方什么都有,不像你们愿意去外面闯荡。

当时我心里在想,哪有那么夸张,台湾也有世界五百强,也有宏基电脑和李宗盛。后来在青旅遇见的打工女生更夸张:

台北一点都不好,房价贵死了,在这边从打工做起,一辈子都买不起房啦!哪像大陆地方那么大,住得超舒服。

当时我心里想着我们的房价,只能呵呵。最最最最夸张的是,司机大叔小心翼翼充满好奇地问:

你们都是女生哦,很不好意思啦,我能不能问你们一个很限制级的问题?就是……你们大陆给不给看那种三级片哒?你们知不知道苍井空咧?

我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台湾值得学习的地方许多,但我们对它的了解太浅。在去过的人都觉得台湾已经很好的时候,他们的自我批评和危机感却前所未有地强烈。我觉得,这种直观的喜爱,深处是对一种理想状态的向往。本来世上就没有绝对的好与不好,也许随着更多的人踏上台湾,我们对它的认识越来越不一样,我们对彼此会有越来越客观的了解,也许还会越来越亲密。不过于我而言,现在这个小岛就是一个理想照进现实的地方。